? ? ? 沅陵去鳳凰不算遠,驅車前往只需二個多小時。盡管交通發達便利,可我還從未實際踏足過,對鳳凰的印記,僅停留在別人的道中途說,說是如何如何的艷麗,如何如何的傳奇,又是如何如何的令人銷魂魄蕩;說實在的,在一個地方滯留久了,就特想出去開闊一下視野,然住在窮鄉僻壤,孤陋寡聞,鄉居的繁勞困惑,哪由得你任情任性?

? ? ? ?居家懷化的三姐,盛情可感,受她的邀請,托她的福,2019年的春節我們全家是在懷化度過的。道個實情,在來的時候,我就有盤算,要趁這次機會去鳳凰看看。倘若錯過這次機會,我的這個心愿,可曾到猴年馬月才能實現?幾個外甥好像捕捉到了我的心思,他們虔誠恭維的說道:” 四舅,在這方圓百里之內,你想上哪,我們奉陪就是?!??如此美意,豈不悠哉樂哉?

? ? ? 大約是這種美意完備在我身上的緣故吧,年后初二我們就決定去鳳凰。當日,我們一行共八人,分乘兩部車踏上了去鳳凰的征程。這天天公非常的作美,但見風輕日麗,碧空萬里,二十三度的氣溫不冷不熱,對于出門看景,是再好不過的。外甥寧張揚著他豪情的個性,他把自己的“寶座”開得呼呼生風,快如閃電;我也難掩心中的激動,巴不得快些,再快些。

? ? ? 車到了中途,寧說著名的矮寨大橋離這不遠,干脆也去看看,寧的建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贊同。大家之所以異口同聲,主要是因為大家都沒去過,都想一睹大橋的風釆 。

? ? ? 很快到了吉首,我們終于見識到了矮寨的雄奇——大橋跨度約有一千余米,沒有橋墩,全程靠一根根鐵索拉扯著,橋下是幾百米的深谷。如此長的跨度,不知是如何連接上的,真是太不可思議,真是太壯觀了。

? ? ? 吉首居聚著少數民族,在路上隨處可見到身穿苗服的婦女,她們的頭飾服飾很奇異很獨特,給人的感觀是新奇詭秘的。據說這里的苗人擅長歌舞,他們的生活過得樂觀自由,讓人很是羨慕。

?? ? ?下午四點,我們才從吉首趕往鳳凰 。于五點半到鳳凰時,已是日落西山,天色漸暗。透過車窗隱約窺見了鳳凰城的魅影,只見路邊古式的房子飛檐翹角,雕龍刻鳳,妖嬈迷幻,充滿著神秘感。

? ? ? 停車場的車位已爆滿,等了半怱才有了空位。細看場內車牌盡是外地車,有山西、山東、浙江的;也有貴州、福建、上海的;他們不遠千里,慕名而來,我想都是為了一睹鳳凰的風釆吧!想不到小小的鳳凰城竟有如此的魅力,看來鳳凰的赫赫之名不是虛傳。

?? ? 到了沱江景區,已是華燈一片。站在橋上,居高臨下,舉目觀望,只見石巷、過橋、河街;店鋪、灑吧、迪廳、盡是人群;人流來來往往,密密麻麻,實在是多,像螞蟻搬家似的。數以萬計的霓虹燈,閃爍著光芒,把整個小鎮裝扮的千嬌百媚,那是怎樣的一種美呵!像銀河里的星辰,像天上的宮厥,像世間的珠寶殿;處處但見華麗,處處呈現的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。

? ? ? ?驚喜之中,我顧不上大家,獨自下到河街,溶入到了人海里。我單方面的行動,看似有些自私,其實我早交代愛人看好兩個小孩了。我有一個不大好的習慣,如若到了一個喜爰之地,就喜歡獨來獨往,喜歡沉浸其中,忘乎所以。

?? ? 街道離河很近,河水不緩不急,不深不淺,不寬不窄,恰到好處。河面上有跳巖、木橋、水車、漁舟、瀑布、拱橋,這些自然與人文相結合的景物,真是精美到了極致。無數游客被這迷人的風韻所吸引,紛紛駐足攝影留念。確實的,只要你身臨其境,就能體驗到一種舒適浪漫的情調,你會覺得自己是在世外桃園一般。

? ? ? 河岸上是一家緊挨一家的店鋪,里面的商品琳瑯滿目,應有盡有,讓人目不暇接。古城的商業氣息很濃,走在街上任意可見染坊、繡坊、畫坊、糖坊的現場操作,即過眼癮又過嘴癮,真是無不讓人留連忘返,無不是一種美的享受。

? ? ? ?人流中,發現二個異域女郎,高鼻梁、金發藍眼的,個頭比國人足足高出一頭,容顏清麗端莊,特別養眼。有幾個圍觀好事者,可能是經不起香風的熏染,他們頭冒熱汗,慌里慌張,舉著相機,緊緊的跟在兩個女郎后頭,發瘋似的一陣狂拍。是喜好崇洋媚外呢,還是喜好把外國人當作稀世之寶?中國不也很好么,中國也有美女呀?中國地大物博,神奇無處不有,要不外國人怎會不嫌萬里的來中國游賞?

? ? ? 數步到南岸的時侯,看見了古城墻,古城門。據說這些建筑是明未清初時期建的,經歷了幾百年的歲月風雨,仍保存完好,獨具特色。登上城樓,貯立觀望,體驗了一把王侯雄視天下的范兒,感覺特爽、特豪情;于受到這些感動之外,我在迷幻的醉夢里,癡癡的聽著作坊的操作聲,買賣的吆喝聲,小河的淌水聲,歌舞的飛揚聲,以及美女的嬌柔聲;我直覺得我快要迷醉的不知歸路了。

?? ? 正在我做著清夢的時侯,愛人的電話打來了,說是不早了該回了,孩子們和外甥們都在等。此時回過神來一看表,時針直指十一點,不得以,我只好戀戀不舍的跟古城作揖告別了。

? ? ? 匆勿而來,又匆匆而返。雖然玩賞了一整天,可我仍覺意猶未盡;坐在車上,滿腦子顯像的盡是一路看到的風士人情,像放電影似的。這次只是夜游鳳凰,白天沒趕上看景,有很多地方來不及去看,有些遺憾。不過細細思量,萬事哪有全稱心,人生哪有全如意的?在忙碌中找趣,在苦累中找樂,又何嘗不是一件高興的事呢!

2019年3月12日于沅陵

圖片素材源于孫太兵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